小爱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红房子 Cr.1 现代架空AU

*现代架空AU  程序黑客K x 平面设计师莫
*其他人物设定在原著基础上有些许改变,努力在人物性格上不要ooc
*空格和删除线什么的第一次用,用的不好请见谅qwq
*大家好,这是第二篇K莫啦!!依旧渣文笔,请太太们见谅啊啊啊!
*那么上正文

“老三,你们家新房子到底这是在哪儿啊?我可是把这小区来来回回翻腾了三遍了,影儿也没有!”

        郝眉拖着大行李箱站在微微小区的保安室旁边,靠在墙上,冲着电话骂骂咧咧。

“A区里唯一一栋红房子,钥匙在门垫下面。”

“日,我要楼房号和单——”

“嘟——嘟——嘟——”

        郝眉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差一点)怒摔手机,“去你xxx的肖奈,老子不在你的房子里设计出个伟哥来,老子改姓‘坏’!!”

        一旁保安往里缩了缩,看了看眼前桌上一片住户名册硬是找不到“肖奈”这个名字,叹了口气。

        “保安,A区在哪儿?”郝眉的怒气值依旧MAX。

        保安急忙指了指东面,收拾起了桌上的名册。

        庞大的行李箱又开始运动,只不过到底找不找得到房子,就看他的造化了。

        郝眉是肖奈大学同窗“苦读”四年的战友,他们宿舍由于各种原因只有郝眉一个人读设计,其他三个都是清一水儿的码农。

        由于郝眉是个珍稀物种而且以码农们的见识总觉得郝眉是个“艺术家”,不管排老几,码农们始终奉行“妹子第一,郝眉第二”的原则。

        再实在点儿,就像肖奈这样,纯粹是为了走个顺风,指望郝眉设计学成了给他们捯饬捯饬房子,然后少收点儿钱。

       肖奈大学毕业后自己弄了个公司,把宿舍里几个人连忽悠带骗一股脑儿的全弄进去了,郝眉虽然不懂电脑,但总体来说归在美术部里也没委屈了他,加上郝眉目前一月六百的生活费,他倒是也挺满足了。

       就在公司弄好了,人也齐全了的时候,一通电话把郝眉叫回了家,自那以后电话不接、QQ不回、微信不在,一整个儿宿舍人炸翻了天,得亏郝眉给肖奈发了一条“OK”的短信,不然他们得闹到警局去。等郝眉再联系肖奈的时候,一个多月过去了。

       郝眉给肖奈说了两句好话,该说的都说了,然后就被忽悠到这地方给他新家设计设计房子了。

       没多远,A区就到了,郝眉大老远的看见了鹤立鸡群的红房子,

“嘿呦,老三这房子还真独特啊。”

       没成想走近一看,紧挨着的两栋房子,全是红的——一栋暗红姨妈色,一栋亮丽少女色。

       郝眉动了动脑子, “据说老三找的这个媳妇儿是个校花啊,在网游里是个挺活泼的妹子,那没跑儿了,肯定是这栋亮红色。”

        昂首挺胸的走到门前,撩起门垫,钥匙呢???(黑人问号)

        难不成是那栋姨妈色??这妹子挑的颜色有点儿慎人啊……

        郝眉跑过去翻了翻脚垫,这也没有啊,难道我色盲了二十几年硬是没发现??

        没法儿了,郝眉掏出 差一点就被摔碎的 手机给肖奈打电话了。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你妹夫的机!&%*@%$……”

郝眉扶额面天,大行李箱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颤抖。

正值郝眉日遍大地要日到天上去的时候,余光瞥见了亮红色房子开着的窗户——和一棵不高不低恰好和窗户等高的苹果树。

原来这TM就是你给我留的“脚垫”下面的“钥匙”??我TM离开了一个月在你眼里就进化成“郝  • 猴子•眉”了??
—TBC—

我的叶神,生日快乐。

认识你的时间并不长,
但文中的那个你是我的偶像 。
你沉稳、睿智、有胆量,
只能惹得我像个疯子一样迷妹式的尖叫。
你的好足以让我们自豪,
“嘿!这是我老公!帅吧!”
这句话说的胸有成竹,
就像你的那句“我会回来。”一样。
嘿我的叶神,生日快乐呀!

夜莺与树 Cr.4

*ooc属于我,k莫属于大家
*本文改编自王尔德的童话《夜莺与玫瑰》,其中含有原文的话在其中皆于后加了^
*那么上正文
夜莺与树
Cr.4
『在最高枝头上盛开的那朵玫瑰花,如同一朵在银镜中,在水池裏照出的玫瑰花影。』
就像小女巫说的那样,KO开始进行残忍而美丽的仪式,
郝眉问他:“你不疼吗?你会死吗?”
KO皱了皱眉,“谁知道呢。”
KO催促郝眉,“快点。你还想要一只红玫瑰吗?”
被KO震慑的树的尖刺颤巍巍的刺进了小夜莺的胸膛,KO好疼啊,疼的他除了唱歌连用那瓶药水的气力都没了,他只能慢慢的说:“郝眉,你把这瓶药水喂给我。”
郝眉的小树叶晃来晃去,因为即将目睹所谓“爱情”的喜悦让郝眉没有过多的思考这药水的用意,满不在乎的问了一句:“这药水做什么用的?”
KO皱了皱眉,他停下了歌声又说:“谁知道呢。”
郝眉抖了抖叶子,“那你也敢用?”
KO不再和郝眉说一句话,只是郝眉在KO的歌声里自言自语。
“KO,你在我身上搭巢之前我不知道世界上除了树还有别的。”
“KO,我认识你之前都不知道原来一年一天这么长,可以长得和别人聊天这么长。”
“KO,我从来不知道一棵树也能有这些情感。”
“KO,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我可喜欢和你说话了!”
“KO,要不是你给我唱歌,我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
“KO,你要是疼,咱们就不弄那劳什子了,反正——”
“行了,你别说了!”KO不惜停下歌声粗暴的打断郝眉。
半晌,KO只能慢慢的说,“我继续给你唱歌吧。”下面的歌好像是对郝眉的抱歉,好像是对郝眉的告别,好像是有什么觉悟,反正没有对爱情的憧憬。
^一层淡淡的红晕爬上了玫瑰花瓣,就跟新郎亲吻新娘时脸上泛起的红晕一样。但是花刺还没有达到夜莺的心脏,所以玫瑰的心还是白色的,因为只有夜莺心裏的血才能染红玫瑰的花心。
于是夜莺就把玫瑰刺顶得更紧了,刺著了自己的心脏,一阵剧烈的痛楚袭遍了他的全身。痛得越来越厉害,歌声也越来越激烈,因为他歌唱著由死亡完成的爱情,歌唱著在坟墓中也不朽的爱情。
最后这朵非凡的玫瑰变成了深红色,就像东方天际的红霞,花瓣的外环是深红色的,花心更红得好似一块红宝石。^(原文)
不过夜莺的歌声却越来越弱了,他的一双小翅膀开始扑打起来,一层雾膜爬上了他的双目。他的歌声变得更弱了,他觉得喉咙给什麽东西堵住了。
这时他唱出了最后一曲。明月听著歌声,竟然忘记了黎明,只顾在天空中徘徊。
夜莺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看着眼前的树变得一点点模糊,听着自己心里的叹息、不舍、恐惧越来越大,他开始明白自己心里的什么情感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破茧而出,可红玫瑰越来越娇艳的颜色使得他一丝警惕也不敢放松,他只好讲自己心里的所感完全融入音乐,他将希望寄托在这个美妙的旋律上,寄托在使郝眉和KO相识的这段美妙的旋律上。
他害怕,可他从没放弃过。
他后悔,可他从没停下过。
他只想将这首歌唱给郝眉,以慰藉自己遇到郝眉前半生的黑暗与自己即将失去郝眉的无奈。
他唱着,唱给那棵树,唱着心里的——爱情。
曲子结束了,心脏砰砰跳的郝眉听见自己发颤的叫KO的声音,“KO?”
可是他没听见KO的那句“嗯。”,他好像有种预感,KO不再理会自己了。
可他好像没什么办法,他只能号啕大哭,哭啊哭,哭给因自己而死亡的“恋人”。
美丽的女巫小姐终于姗姗来迟,看着眼前的景象,就连在魔法方面造诣极高的肖奈也只能摇头叹息这场误会的美丽。
但肖奈却还是笑了,“我可以帮你。”
郝眉抬起了自己的枝丫,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
郝眉不停的完成肖奈交给自己的任务,积德行善呀。
最后,在树终于老死的那一天,肖奈早就不在了,但树知道,树没有失败。
终于呀,在很多年以后,有个小小少年咬牙切齿的对着电脑咒骂时,另一个略大的少年挺身而出,
小小少年说,“大侠,加个好友呗?”
另一个少年说,“嗯。”
END.

PS:有点太晚了qwq非常抱歉,垃圾文笔感觉没有写出童话的核心与美qwq我会加油,太太们见谅

夜莺与树 Cr.3

*ooc属于我,k莫属于大家
*本文改编自王尔德的童话《夜莺与玫瑰》,其中含有原文的话在其中皆于后加了^
*那么上正文
夜莺与树
Cr.3
『年轻的学生仍躺在草地上,跟夜莺离开时的情景一样,他那双美丽的眼睛还挂著泪水。』
玫瑰树仍旧笔直的站在子爵的花园里等着夜莺的来信,郝眉看着一旁暗自神伤的学生幻想起了爱情的神秘莫测。
爱情到底怎样获得?为什么人类会有这种高于生命的情感?我可以有吗?
郝眉问那个学生,“我该怎样拥有爱情?”
年轻的学生却好似没听到他说话似的,仍旧埋头哭泣。
郝眉提高了音量又问那个学生,“难道我不该拥有爱情吗?”
年轻的学生仍旧哭泣,也仍旧没有理会郝眉的询问。
郝眉生气的质问那个学生,“难道只有你们才能拥有爱情不成?眉哥和KO也行!”
年轻的学生的抽泣声渐渐变弱了,他还是没有理会郝眉。
郝眉有些犹豫了,难道爱情真的只属于人类?这些傲慢又神奇的人类到底如何能有这样大的底气!
这个时候KO回来了,飞到了郝眉的枝丫上。
郝眉抛去之前的不快兴冲冲的问了,“怎么样?”
KO沉默不语。
郝眉有些泄气了,“难不成我们连一对真正的恋人的爱情也圆满不了吗?我们是不是真的不能拥有爱情。”
KO看着郝眉,想了想,“我其实……找到了方法。”
郝眉有些小激动了,“没想到有一天咱俩能干一票大事儿了。结束了眉哥请你吃好的!”
KO想起了几年前郝眉的歌声,微微的有点踌躇,院子里的花该怎么办?
郝眉想起几年前KO带回来的吃食,心里充满了憧憬。
这天下午,平时一直异样沉默的KO十分的勤快,让这只鸟去提几桶水,让这只鸟去弄点肥料,再让这只小鸟去找找郝眉想吃的糖醋排骨……
而他自己就站在郝眉的枝丫上不停的唱歌,唱了很多很多的歌。
他唱着爱情,唱着郝眉,也唱着自己。
他想着爱情,想着郝眉,也想着自己。
他想他从前万分耻笑那个为爱化作泡沫的人鱼,可他现在再也不敢耻笑那个为爱想要到一只红玫瑰的年轻的学生。
因为郝眉想要帮助那个学生。
他想他从前万分不屑为爱而拜托女巫帮他变出双腿的人鱼,可他现在再也不敢耻笑那个为了郝眉的愿望而拜托女巫一支红玫瑰的自己。
“真是难看。”KO这么想着。
“看不到郝眉的爱情属于谁有些不甘心。”KO还这样想着。
“反正自己只能活几年,早死几天也没什么区别。”KO又这样想着。
“如果我死了郝眉会怎样?”KO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不想死了。”KO这么想着。
KO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阳光一点点消退,不敢再想。
“这样想下去迟早我会把自己劝回去。”KO想着。
在KO的思考中,郝眉的意淫中,夜晚……就这样来了。

夜莺与树 Cr.2

*ooc属于我,k莫属于大家
*本文改编自王尔德的童话《夜莺与玫瑰》,其中含有原文的话在其中皆于后加了^
*那么上正文
Cr.2
「“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可是在我的花园裏,连一朵红玫瑰也没有。”」
不久前,当树正唠唠叨叨的时候,突然被打断了。
“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可是在我的花园裏,连一朵红玫瑰也没有。”(原文^)
树很好奇啊,他在干什么呢?
当树听完整个故事后,树感叹道:“啊,这是位真正的恋人啊!KO,我们帮帮他好不好?”
KO看了一眼郝眉,缓缓的说,“他要的是红玫瑰,可你只长白玫瑰。”
郝眉急得要跳起来了,只可惜连着地面实在跳不起来,却引起了震动,小夜莺却被吓了够呛。
“我去帮你找,你别晃了。”KO扒着树干无奈的说。
郝眉满脸的兴奋,又高兴得想要跳起来了,于是KO再次惊恐的扒住了树干。
“KO最好啦!”
KO看着郝眉的笑脸心里暖暖的,为了他的树,KO踏上了征程啊。
KO去找了树的兄弟却三番五次的只找到了黄玫瑰、粉玫瑰就是没有红玫瑰。
KO想着那张明艳的笑脸失落的表情便不忍心回去,他就去找了那个帮助海的女儿变出双腿的女巫贝微微。
“怎么样可以找到世界上最好看的红玫瑰?”KO问。
女巫打着哈欠说,“你必须借助月光用音乐来造出它,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鲜血来染红它。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顶住树的一根刺来唱歌。你要为树和花唱上整整一夜,之前然后死去,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你的鲜血一定要流进树的血管,并变成花的血。(原文有改动^)但是在那之前,你的血中一定要有爱情,否则那玫瑰一定不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KO皱眉,“我的血中没有。”
女巫拿出一把刀和一碗水示意KO,“我看看。”
KO划破了自己的翅膀将血滴在水中,嘶,真疼。
女巫看着水弯起了嘴角,却一言不发。
KO打断了女巫的冥想,“怎样可以有?”
被打断的女巫烦躁说,“我的药会让你拥有爱情,可在你死之前倘若你没有拥有爱情且让你爱的人知道,你就下辈子也将不会拥有爱情。”
“好。”
拿着药往回飞的KO有些犹豫,“死了就见不到郝眉了,为什么我要因为一个人而见不到郝眉?”
这样想的KO停下来把药藏了起来。
他又张开翅膀飞了,就像即将冲破大气的气球。
药被拿走的女巫终于从冥想中结束,“恭喜你——”
“人呢?!”女巫惊恐的翻着自己的药箱,果然…少了一瓶药。
“肖奈大神啊啊啊啊,出事儿啦!!!!我就说赶紧把我的起床气治一治吧…好像又造成上次愚公因为我把声音弄丢的事情了啊啊啊!”
QwQ出事儿了…实习女巫贝微微有点方。

夜莺与树 Cr.1

*ooc属于我,k莫属于大家
*本文改编自王尔德的童话《夜莺与玫瑰》,其中含有原文的话在其中皆于后加了^
*那么上正文
「夜莺与树」
Cr.1
郝眉是一棵玫瑰树,一棵能活好几百年的树,他长在一位高贵的爵士的花园里。
他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在几年前自己身上搭巢的小夜莺说话。
“KO,KO,你看隔壁家的爵士又娶老婆了!”
“KO,KO,你看地上的野花又开了一朵!”
“KO,KO,你看我又长了一朵玫瑰!是白色的哎!”
KO是一只夜莺,一只只能活几年的小夜莺,他前几年在一棵玫瑰树上搭了巢,他每天被迫听一棵树说话,却越来越习惯,
“嗯。”
“嗯。”
“嗯。
两只小妖怪每天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嗯的格式过了好长时间好长时间。
一年前,郝眉突然问KO,“KO,KO,你知道爱情是什么吗?”
KO想了想,“不知道。”
郝眉有些失落,连树叶儿和枝条都有些没劲头,“好吧。”
KO看着这棵树无精打采的样子,对“爱情”便再没了好印象。
郝眉却一直憧憬着,“KO,KO,你知道吗?尽管哲学很聪明,然而爱情比她更聪明,尽管权力很伟大,可是爱情比他更伟大。火焰映红了爱情的翅膀,使他的身躯像火焰一样火红。他的嘴唇像蜜一样甜;他的气息跟乳香一样芬芳。^(原文)”
KO却出奇的没有理郝眉,只是一味地搭巢然后唱歌。郝眉却突发奇想,“KO,KO,你唱爱情吧!”
KO瞥了树一眼,不为所动。
“唱吧唱吧,反正你也没唱的了!”郝眉满脸的期待。
KO叹了口气,“好吧。但你必须给我描述我才能唱出来。”
郝眉想了想前几天一棵猴面包树告诉他的那段话,“爱情真是一件奇妙无比的事情,它比绿宝石更珍贵,比猫眼石更稀奇。用珍珠和石榴都换不来,是市场上买不到的,是从商人那儿购不来的,更无法用黄金来称出它的重量。^(原文)”
KO却睁大了眼睛,“比黄金和宝石还珍贵?”
郝眉神气地点点头,欣赏着KO几年都见不到的诧异表情。
比黄金和宝石还珍贵的?那就只有郝眉了。KO想,那以后可以天天唱郝眉了?嗯,可以考虑。
于是从今往后树每天听着小夜莺的歌憧憬着爱情,而小夜莺为了树唱着爱情,总而言之,两个小妖怪的生活中出现了爱情并围绕着爱情开始了。

假如k莫知道了k莫

         “哎哎哎!KO,你看我发现了什么好东西!”郝眉兴冲冲的拿着手机奔向自家正做饭的恋人,却未想与他的动作相冲撞了个满怀,索性直接窝在KO宽阔的臂弯里。
        KO皱了皱眉,将郝眉扶正,不拿锅铲得手蹭了蹭衣角,摸了摸郝眉,“等等。”示意他先从满是油烟味的厨房里出去。
        郝眉一笑,“行,眉哥在外面等你。”
        不久,为了照顾恋人心情的厨师用最快的速度做完了菜后坐在恋人旁边,“怎么?”
        郝眉连菜都顾不上拿着手机给KO看自己的新发现,“看看这是什么?”
        KO拿过手机看了看,“K莫……?”随后一脸疑惑。
        郝眉边吃边为自己不食人间烟火的恋人解答,“就是咱们俩的cp,你再看看都有什么?”
        KO一字一字地读,“K莫炖肉十八题……?你……会炖肉?”
        郝眉被饭呛了一口,抢过手机,狡辩了一下,“就是我学炖肉而已。”脸上的潮红可以忽略不看了。
        KO没有回复,就是直瞪瞪的看着郝眉。
        郝眉一阵心虚 ,黑人问号脸。
        KO却突然笑了,摸摸郝眉的脸,“你比他们写的好多了。”
        郝眉却好像反应出了什么一脸羞愤,“你看了?!”
        “看了。”
        郝眉试图岔开话题,“你不好奇我怎么知道的?”
        大神并未中招,“可以试试。”
        郝眉却陷入了思考,“我……是怎么……知道的?”
                  ………………
        KO拍了拍睡着的郝眉的脸,“吃饭了。”
        郝眉笑着拍了拍KO的脸,“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
         “?”
         “好像有人正看我们似的,但我觉得他们写的真不好。”郝眉还在说着。
        “你可比他们写的帅多了,咱俩过的可比他们写的好多了。”
         KO皱眉 ,“谁?”
         郝眉说,“大概可能也许应该是……梦里的人?”
         KO摸了摸郝眉的头,起身要带着恋人去餐厅了,
         “吃饭了。”
         “好,今天吃什么?”
         “蛋黄焗鸡翅、炒三丝……”
——————————————————————————————
首篇k莫好开心_(•̀ω•́ 」∠)_
辣鸡文笔求轻喷_(:з」∠)_
——这里爱酱,一个萌k莫,瓶邪的妹子qwq一个喜欢毕淑敏和大刀滟的妹子qwq(这两个放一起好奇怪不管反正都不是大陆的´▽`)

这个真的炒鸡可爱qwq
这么萌的小哥心都要化了